• 之前2张漫画的第三页。很想再加进些别的颜色,但是加完真的一点也不好看。

    很少听roy Orbison的歌了。住院前,已经天气转暖,忽然想起忘记听每年春天都要听的那首Pa Pa Palavas。

    住院每天都像在打仗,一天有时要做5个疗程,高频,熏蒸,泡脚,烤灯,按摩。每个星期回家一趟,还要处理约稿。大女士每天都过去,帮忙洗衣服,收拾治疗过的床单儿。还好角乐门附近有直达的公车。

    带去的psp和nds也没啥时间玩,小块送我的《象的失踪》倒在治疗的过程中全部读完,如同以往,每次读的时候都有新的发现,比如发现 村上春树曾经和系井重里合作过项目。

    先前买的日本60年代百科的最后一页也留给了系井重里,可见他的知名度,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写些他与《Mother》的故事。

    病房还算豪华,有电视和独立的卫生间,室友们各自有各自的辛酸事,不过,每晚的俗比电视剧都能叫他们乐开怀。

    医院门口的面馆不错,老板娘特别有意思,每天晚饭都在她那儿吃,听她说多年来的风和雨。

    晚上10点熄灯,但差不多得11点才能入睡,燥热无比,室友们的打呼噜声也此起彼伏,导致我无法按照一个呼噜的节奏来安眠。

    住院的第一周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吧,哦,对,隔壁病房有个热心的阿姨,为我剪了头发,奇短无比。虽然不是很好看,但是的确清爽了不少!~

    希望能多抽出点时间,继续写电子游戏,顺便拾掇下blog里那些不能正常显示的图片。

    离4月18号还有25天,漫长啊,漫长!~

    估计下周的这个时候就能看到 红发香克斯来救路飞了吧?

  • 希望今年能都画完吧。

    最近生病跟家得修养2周。太闹心了!~

    游戏就收集了张初版的《活剧侍道》。攻略本和百科又入了几本儿!~想买的书太多了!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