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

    前年夏天,买了盘儿原版的《BattleCity》(坦克大战),在老爷子眼前晃悠。我问老爷子,您还记得这个吗?老爷子懒洋洋的回答道:大玛丽(老爷子习惯管超级马里奥叫大玛丽)?我失望得说到,我的爸爸哎,坦克大战啊,您不以前最爱玩儿这游戏吗?老爷子不做声儿,继续喂他的金鱼儿。

     

    随着Famicom的消亡,老爷子的游戏生涯也随之结束。

     

    老爷子离开工作岗位已有数年,在家养虾养狗养泥鳅,看书看报看电影儿,一天吃4顿饭,一个星期逛3次琉璃厂,受人之托,干干装修,赚点外快,倒也算充实。不过,老爷子再也不想玩儿游戏机了,他觉得过时了,尤其是在看完我玩儿PS2上的那些游戏后,这样感叹道。我把手柄推给他,叫他耍几把《块魂》,他嫌弃操作复杂麻烦,拒绝了儿子的孝心,咳!~要知道,我哥们他爸,50多了还跟家玩儿PC版的寂静岭呢,我的爸爸哎,您就不能时髦儿一把吗?更多时候儿,他还是爱看那些游戏的CG,比如《三国无双》,《大神》,这种带有东方色彩的游戏。老爷子老了!~

     

    要知道,91年,老爷子可是个急先锋,经常没日没夜的玩儿游戏机,玩着玩着,第2天早上就不去上班儿了。

     

    我的第一台翻版Famicom-胜天8800,就是在老爷子的提议下,购买的。没费什么力气,不像有的家庭,孩子想要台游戏机,非得达到什么双百,三好的指标儿。

     

    老爷子的好奇心像小学生一样旺盛,随便一个游戏都能令他关注好长时间,朋友把321借给我玩儿时,老爷子还惊呼,这么多游戏,得玩儿到什么时候儿才能玩儿完啊!~

     

    因为玩儿游戏,我跟老爷子,没少闹过别扭。

    玩儿《Ballon Fight(气球大战),父子相残。

    玩儿《Contra》(魂斗罗),胡乱借命,故意拖版。

    最可气的是,他迷上《Pocket Side》(花式撞球)后,经常一人苦苦探索,如何闯过大都会,一杆儿进2个球儿,弄得我天天中午,跟西四的包子店,入伙!~直到,今天我都不爱吃包子!~

     

    父子二人,能老老实实,规规矩矩配合的游戏,也只有《BattleCity》了。

    我们父子一直想把全部35关打穿,看看最后到底会出现什么稀罕玩意儿,加上当时坊间的传闻--必须一关一关耐心打,用选关的话,就见不到了。

     

    为了见到这以讹传讹的隐藏结局,父子空前团结,齐心协力,一人守着家,一人上前冲锋陷阵,和敌人玩儿起攻防战。提升火力的五角星儿出现,都互相推让,谁也不争。赶上疏忽大意,叫敌人把家给端了,老爷子也会语重心长的鼓励我别泄气,从头再来!~我妈还弄了好多绿豆汤,跟冰箱里镇着,犒劳前线上的父子兵。现在回想,那真是段儿难忘的经历!~

     

    后来,我逐渐喜欢跟大孩子们一起玩游戏机,他们总爱玩一些高难度的游戏,特别的酷!~一到周末(双休日的概念还没有呢,一星期上5天半课,周六下午和周日休息),我们这帮嫩den儿,就带着游戏卡,零食,水果儿,漫画儿,玩具,扎堆儿,看中学辍学的胡同儿大哥坐在黑白电视机前,演示《Raf World》(星际魂斗罗/最终殖民地),《P.O.W-Prisoners Of War》(脱狱)穿版。他就是我们心中的游戏大师,谁都想像他那样潇洒!~

     

    跟老爷子同呼吸,共命运的好时光,过早结束。白天,我磨练我的高容量动作游戏,夜晚,老爷子挑灯夜战《BattleCity》。在这样交替式的超负荷使用下,1P手柄的AB两按键失灵。胜天8800的手柄设计仿照的老式Famicom,都是固定连接在主机上的,不像北美发行的NES一样,手柄可以随玩随插,即使坏了也可以再买个新的,插上去使用。

     

    画国画出身,没有半点机械常识的老爷子,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小心翼翼的将手柄拆开,发现里面积了好多尘土,按键的导电胶垫儿也断裂破损,他找到了手柄的病因。立刻,骑上28自行车儿,出门儿寻找给游戏机用的导电胶垫儿,临行前,还嘱咐我,别乱碰手柄,别把螺丝钉儿弄丢。

     

    反正那天,老爷子跑遍了西城区的所有电子市场,也没找到游戏机用的导电胶垫儿。其实,西单商场的游戏机柜台就有卖的,只是父子俩谁也没有想到。

     

    手柄问题解决后,老爷子十分得意,就像一命不死打穿《BattleCity》一样。后来院子里小孩们儿的手柄出问题,都是他给修好的。老爷子除去心灵手巧,有个热心肠外,还特别的幽默。住在平房的孩子肯定都用过那种白色搪瓷尿盆儿,那种尿盆儿特别的娇气,稍微一碰,就掉块儿漆,在洁白的盆儿身上留下难看的黑色痕迹。老爷子觉得这痕迹留在上面特别难看,再买个新的又太浪费,灵机一动,拿出墨汁跟毛笔,Chua Chua Chua~寥寥几笔,结合那块儿黑印儿,在盆儿身上画出了只熊猫儿!~早上起来倒尿盆儿的邻居们,看到这个熊猫儿图案的尿盆儿都笑得前仰后合,不住得说:老张,你可真是个歪才!~

     

    纵使老爷子拥有千万般本领,也难逃离职的厄运!~古建筑装潢不景气,学校招生人数不够,93年,老爷子离开了单位,出人意料的丢下画笔,拿起肉刀,卖起羊肉片儿来!~我的胜天8800也在这个多事之秋宣告报废,机器里的集成电路板烧坏。在周围人冷言冷语的讥讽下,老爷子硬是靠卖羊肉片儿,木炭,自家激的酸菜,支撑起一家老小的生活花销。

     

    不懂事的我一直想买台新的游戏机,但我知道,不管怎么开口,家里人也不会给买,该死的特殊时期!~狡猾的我使起迂回战术,天天在家人面前强调一台学习机对一名小学生的重要性,可以学习Basic语言,练习五笔字型,总之,我把所有能促使家人为我买台学习机(其实就是另种形式的游戏机)的借口都找了一遍!~老爷子一咬牙,买!~

     

    学习机到手,开始我还装腔作势的敲敲五笔,等家里一没人,立即接上手柄,开始游戏。我想天下所有拥有学习机的孩子都有过这样的游击战经历。

     

    老爷子为了不破坏我的学习兴致,想玩玩《BattleCity》也只是去邻居家玩儿。咳!~可怜天下父母心。长大后,全都明白了!~

     

    咳,还是和老爷子在一起玩儿比较有人情味儿!~我忽然发现,这么多年没有玩《BattleCity》,我的功力大减,第一关,就死了条命。没准儿,老爷子拒绝玩儿《BattleCity》,是怕我嘲笑他无法宝刀未老吧?

     

    现在要想再配合玩《BattleCity》,也只能跟哥们儿们一起了。

    喜欢这期的版面,特别的调皮!~